春琴、海达、简爱、茶花女 越剧爱上唱外国人故事了

2017-10-19 13:25

  谷崎润一郎的春琴唱起了越剧,易卜生的海达也唱起了越剧。昨天下午,轮到了小仲马的茶花女,浙江越剧团的新戏《茶花女》唱着吴侬软语的越调进行了第一次联排,据说再过一个月,唱越剧的《简爱》也将亮相。似乎改编国外经典名著,已经悄然成为越剧创新的一条新道。

  其实越剧变洋气,早就有之,上海越剧院早在1986年就已经排了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之后又排了《王子复仇记》等,不过那些都是为了当时上海市举行的莎士比亚艺术节所排的应景之作,在艺术节的大风刮过之后,也就没怎么再演。而这段时间所排的这些洋越剧,意图却非常明显——它们都是为了开拓市场、开拓新观众所排。比之当年的应景之作,它们所面临的压力和困惑更大。

  “观众会喜欢的。”《茶花女》导演杨小青非常肯定地回答,她的理由是不管中国外国,人的情感总是共通的。无论是《茶花女》还是《简爱》,说的都是外国才子佳人的故事,而才子佳人的故事,是越剧最擅长的。

  从昨天的联排看,这部越剧《茶花女》就是朝着这个方向改编的。女主角玛格丽特与男主角阿芒初次见面时眉目传情,酷似佳人后花园遇才子时那种含蓄,默默的,但心知肚明。

  还有为了适应中国观众的改编。小说中的茶花女玛格丽特,是在白茶花的清香中闪着艳光登场。而越剧则在开头加了一段茶花女惨如白毛女的童年——她是被嗜赌的父亲卖掉的,从而交待了这位女主角成为交际花是的。佳人风尘全因身世不幸,这显然比较符合中国人的观。

  “这样做,其实很冒险。”相对于杨小青的自信,浙江越剧团团长程新丰则表示了自己的“没底”。

  这部洋越剧为什么一定要排,程新丰列出了很多理由,比如浙江越剧团作为省内惟一一家男女合演的越剧团,必须走出自己的风格,洋越剧看上去是条好;而越剧争取年轻人已经迫在眉睫,借鉴名著,或许可以吸引年轻观众;作为一个专业越剧团,必须进行剧种内的探索摸索……

  可是哪怕给了自己那么多理由,作为一团之长的程新丰还是很实际地觉得有点没底。戏排好后要去大学里巡演,年轻的大学生们会喜欢吗?巴黎交际花唱的越剧,老观众们能接受吗?虽然为了保持浓重的越剧味,剧中的玛格丽特(陈艺饰)唱的是傅派,而男主角阿芒(周明饰)则唱尹派,洋越剧是否真的能让观众们踊跃掏钱包、收回投资呢?

  所有的问号,都是程新丰所担心的。8月中旬,越剧《茶花女》就将在萧山大剧院首演,听说到时候,江浙沪一带的资深演出商都会前来观看,顺便掂量一下这出洋越剧的市场分量有多重。

  相比程新丰的担心,杭州剧院的总经理柯朝平则坦然多了,虽然杭州剧院演出有限公司策划的洋越剧《简爱》也即将上马。

  “不要把眼光只对着浙江本地市场,可以放更远一点,比如可以让越剧演到欧洲去。”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赵和平的话,柯朝平牢牢地记着。因此他的《简爱》从策划开始,就准备推销到欧洲去,让欧洲人看看他们的《简爱》是如何用中国戏曲的方式表现出来,这应该很有市场。这一点,杭州越剧院的《心比天高》已经证明,易卜生的家乡人对说绍兴话的海达很感兴趣。现在杭州剧院文化策划公司已经在英国设立了一个点,专门负责那里的文化市场开拓。

  可是浙江的越剧显然不能只靠海外市场。而越剧的老观众又是那么固执,以做越剧著名的红星剧院陈国欣曾经这样总结过,基本上,最卖座的越剧都是老戏,而新戏,除非特别好,不然观众总是不买账。做洋越剧,就接受度来说,真的是件非常难的事。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