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狗图ab版

2017-09-03 11:56

  好几天了,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脑海里面那张胖乎乎,紧闭着双眼的小脸一直浮现着,我一直不停地吞口水,试图我的泪水涌出眼眶。然而,那种心被狠狠刺痛的感觉依旧持续~~~

  我是一个普通的,一岁多孩子的母亲,我的生活平凡但幸福,这种幸福是孩子赋予我的,一种为人母的幸福。孩子在身边健康快乐的成长,我相信对于母亲这个身份来说,就是天大的幸福。

  然而这几天,我因为一张照片,一个陌生的孩子而陷入深深的中,。照片里,不到三岁大的孩子紧闭着双眼,躺在或许是太平间冰冷的铁床上,2月的天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套衫,穿一条的单裤,小脚裸露,左边小手手掌部分被截肢,包着绷带,照片下面的有这样一段文字形容:“该男童被发现时左手被截肢,做过手术,全无,伤口均未拆线。男童左手手腕截肢处缝合较好,未拆线。动过手术,纵切口约4厘米。侧另有长约1厘米切口,均有缝合未拆线,两侧均无。两小腿有20多处陈旧性类似烫伤伤痕,伤疤呈椭圆形。”可怜的孩子,环卫工人发现他的时候,他被装在一个红色的木箱里,扔在了深圳市比华利山小区附近的一处垃圾堆了,我真的无法想象孩子生前所遭受到的是怎样的,第一次,心被深深的、深深的刺痛,虽然我看到这张照片时,离孩子已经过去了7年多,可是我无法不哽咽,无法不,我甚至无时无刻不在脑海里浮现孩子遭受时撕心裂肺的哭喊,无助恐惧的眼神,是怎样毫无人性的能对这样幼小的孩子下这样的啊~~~~~

  我疯了一样在网络搜索关于孩子的消息,当时包括凤凰网都有报道,但是所有的线月份以后就都没有后续,我想知道孩子最终有没被亲人领回,凶手是否已经,亦或是孩子依旧孤独地躺在深圳市保管无人认领遗体的太平间里,凶手依旧,我多希望可怜的孩子能被妈妈领回家,至少能够和妈妈相聚。

  现在,我想说回孩子的凶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拐卖儿童,人为儿童操控其行乞的所谓“丐帮”,以同样手法儿童的报道在2005年至今并不少见,把偷来骗来抢来的孩子以的手段(根本无法想象那种手段),在黑诊所等地方实施手术,四肢打残或是砍断,男童则阉割,有的会弄瞎双眼等等毫无人性的行为,再把孩子扔到街上行乞,这些都该千刀万剐,不得好死啊。我很无奈,因为我没有任何能耐去那样的事情发生,尽管有很多像我这样痛恨并希望这样事情的人存在,尽管也有关注儿童、被拐儿童的机构存在,可是每年仍然有很多的孩子被拐被偷被抢被,有多少小生命因此丧命,有多少家庭因此破碎,有多少母亲的心因此被狠狠的撕裂~~~~~究竟要怎样做才能引起国家的重视,孩子就是一个国家的未来,连孩子都无法好,还谈什么未来。为何就不能完善立法,恶惩这些儿童的。

  想知道孩子最终是否回到妈妈的身边是我最迫切的想法,可怜的孩子,希望你早已到一个幸福的家庭,平安健康快乐的在妈妈的身边长大~~~~

  主办:广东省人民办公厅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承办:南方新闻网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